弓长獐

小太阳

【喻黄】夏夜

一块没有意义的小甜饼
时间设定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,我真的记不清当时是主场还是客场了,如果是客场就当是大家回来之后发生的事吧,真是不好意思…
私设有,ooc有,纯清水
其实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
随便写写
喻黄真的好甜啊(ㆁωㆁ*)

    冠军带给这支队伍的喜悦无疑是巨大的,一群人毫不犹豫的找了地方开庆功宴去了,自然也少不了喝了点酒。幸运的是蓝雨各位的酒量都还可以,没有出现什么一杯倒的现象,但尽管如此也没有一个人不是晕晕乎乎的,最严重的黄少天甚至走路有点儿打飘。喻文州见状也不打算继续留下,带着黄少天先行离开了,哪想到走到酒店门口准备打车回俱乐部了,黄少天又闹着要吃雪糕。

    喻文州看了眼表,已经十点多了,现在估计也没地方买雪糕,就准备无视他的无理要求,不想黄少天竟然像个小孩一样蹲在路边不走了。他确实是喝醉了,喻文州心下无奈,也只好依了他。

    为了避开粉丝,聚餐的地方不是很繁华,周围的路上已经没多少车了,喻文州和黄少天互相扶持着在大马路上溜达,竟然还真找到一家开门的小卖部。喻文州给黄少天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筒。路边的街灯有点昏暗,晚风吹着脸颊,缓解着酒气带来的燥热,很舒服。两个人干脆也不急着回去了,拐进了一个街心小公园,就这么漫无目的游荡起来。

    “队长…嘿嘿…喻队…”

    黄少天双臂圈在喻文州脖子上,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,喻文州被他坠的一个趔趄,急忙伸手去扶,一低头正好对上黄少天的目光,他的眼睛很亮,仿佛倒映着黑夜中的星星。

    真好看。

    冷静如喻文州那一刻都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思绪,只觉得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跳动着,黄少天嘴里还叽里咕噜的嘟囔着“喻队喻队”,人却一个不稳,勾着喻文州的手一松,直接坐倒下去,手里的蛋筒掉在了花坛里,黄少天的一声惊叫彻底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,后者一走神竟没能扶住他,两个人有些狼狈的一起跌坐到地上,摔的不轻快。可黄少天还只是傻笑, 趁喻文州没反应过来,冲着人脸上吧唧就是一口,抬眼看着愣住的喻队长,软软的解释道:

    “上次你不是说,等拿到冠军的时候,就亲我一下吗?我觉得你这个怂包指定不敢亲,换我亲你还不行嘛…”

    上次,大概是指的黄少天生日的时候,蓝雨的队员给他开party,顺便来了个真心话大冒险,众人起哄让喻文州实现黄少天一个愿望,黄少天半开玩笑的说着,希望拿到冠军的那一天,喻文州能亲他一下,喻文州也半开玩笑的答应了。只不过这事儿在他脑子里也没怎么停留,黄少天倒是记得清清楚楚——毕竟不是开玩笑嘛。

   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,夏夜的微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角,他们都喝了酒,谁也不知道对方脸上的红晕是为何而来。良久,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那种招牌式的心脏笑容。

    “那怎么好呢,岂不是要让少天看不起我了?”

    喻文州的声音极其温柔,仿佛要把黄少天融化成手心里的一滩水,黄少天这时才发现玩的有点脱了,连酒意都瞬间醒了几分,匆忙挥手想解释,却被喻文州一句话堵了回去。

    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 唇上一片温热,两人都对这种事情毫无经验,这个吻纯情的仿佛出自两个幼稚的孩子。其实他们也确实算不上成熟,二十不到的年纪,全全还是青涩的少年,喻文州吻着黄少天,说是亲吻,实际上也不过是浅尝辄止的唇瓣的触碰,只是几秒钟的蜻蜓点水般的过程,却让黄少天由内而外有种窒息的感觉

    “怦怦,怦怦。”

    黑夜中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,两人分开,对面坐在地上,相视而笑。

    “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喻文州故意放轻了声音喊着,好像在告诉身边那人一个秘密。

    “好巧,我也是。”黄少天学着他的样子,轻轻的回道,他的眼睛弯成了两道小月牙,里面满满的都是欣喜和幸福,“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 是啊,太好了,喻文州也这样想着。

    嗯,少天叫自己队长的时间真可爱,声音清清亮亮的。自己,大概再也不可能离开这个小太阳一样的少年啦。

评论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