弓长獐

小太阳

【叶蓝】 在我身后 05

在我身后 05

【叶蓝】 [刑警叶x法医蓝]

#中篇# #HE# #ABO# #架空# #渣# #ooc# #魔性# #坑#

嘿民那…

昨天有小伙伴说进展太快了…我也这么觉得…其实…是你们想多了…目前为止只是纯.纯.的.信.任.与.愧.疚【正经脸【什么鬼

咳,只不过咱的情感过于流露…代表了我对叶神抱得美人归的美好祝愿√

既然太快了,咱就慢一点,来一发堵得慌的吧qwqqqqq


  伍.

  蓝河很郁闷。

  “这次可能会有点危险,小蓝就留下吧。”

  这是蓝河出院以后三个月里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,都是出自叶修之口。起初其他队员认为叶修是关心蓝河,觉得他身子还弱得少点奔波,可是到后来,却发现了不对。苏沐橙跑去问过叶修,叶修毫无遮掩地说,不想再害了他。你是怕了吗!他都没怕你怕什么!苏沐橙有点莫名的愤怒。是啊,怕了。我的事,你知道的吧。你难道想再一个Omega为了我受伤吗?这不值得,叶修说。苏沐橙沉默了,不只是因为荣耀大厦一行,“那件事”给叶修留下的阴影,才是他心中的巨刺。

  因为叶修的毫无掩饰,蓝河也清楚的感觉到了一种疏远的情绪。各种各样的借口,各种各样的理由。

  “这次去的地方很远,刚刚恢复就不要到处跑了。”

  “只是小案子,你没必要去的。”

  “他连遗书都留下了,基本没你们法医什么事儿了。”

  其实很多案子,他并不是完全帮不上什么忙,可叶修有意而为一样,将他排除在所有事件的外头,丝毫不沾边,最多就是在鉴定室帮忙分析个指纹啊DNA之类的东西。他想反驳,却总是被钉回来,叶修的理由总是找的恰到好处,有的听起来就像一种关心,有的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,就让他不好意思要求。

  直到有一天,黄少天假病假翘班,那段日子一直挺太平,叶修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准了。可谁知道就在当天中午大家吃饭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案子。

  案发地点的墙上留下了嘉世的标志。

  叶修的脸色哐的沉了下来,气氛像是要凝固了一般。嘉世,现在成了叶修最敏感的词汇之一,不只是作为所追捕的罪犯,更是因为这群丧心病狂的人差点弄死蓝河。上一次氰化氢事件还没有告破,案子在查出作案手法后再无进展,上面也还逼得紧,这群家伙竟然又搞了一出戏。

  “在哪?”叶修问。

  “联盟公寓…”接到报案的人是值班的魏琛。

  “那不是市长级人物住的地方吗?高端写字楼之后竟然轮到了政府公寓?”苏沐橙扔下手里的筷子凑过来听。

  魏琛点了点头:“小兔崽子们是有点胆量,说是受害人只有一个,这一个可是够有分量啊。”

  “啊?”

  “冯宪君。”魏琛道。【主席饶了我qwq】

  冯宪君,H市公安局长。

  这已经不是纯粹的作案了,简直就像在挑衅一样。迅速部署,几人很快都去准备了。蓝河鼓起勇气问了一句可不可以去,意料之中的被叶修挡了回来。

  “今天到你发情期了吧?没请假我都很惊讶了。老冯是个A,去他家你就算了吧…”叶修淡然,完全看不出惊讶。

  蓝河愣住了:“我发情期你怎么知道?”

  “哦,别多想,今天早上去鉴定室找东西看到你桌子上的日历了,红笔圈着来着。”继续淡然。

  靠,蓝河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知道冯宪君是个A,这一问本来也知道叶修不会同意,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要和叶修作对一样,偏偏想去看一看。可叶修回头堆给他一大摞材料。报告帮我写了吧,一脸欠扁地说着,转身就出去了。

  蓝河一脸的不愉快,又没办法,气鼓鼓地准备把那摞材料搬回鉴定室去,却发现叶修的手机在桌上亮着。

  叶修是个比较古板的人,很少见他拿出手机来,甚至有时候直接就是关了机揣在兜里。扫了一眼,是一条短信,却不是刚发过来的。收件时间在一个多小时前,正是接到报案之前。陌生号码,没有备注。一行短短的字,让蓝河有点混乱:晚上六点,现场见。

  但蓝河也只是想了想。他并不了解叶修,说不定是和女朋友约了去看什么比赛啊演唱会啊之类的。

  应该去不了了吧,真可怜。

  手机被丢回了原处。

  不是不让我去么,不是嫌我没用么,等着瞧吧叶修。蓝河搬起那一摞纸,趔趔趄趄地向鉴定室走去。

  事发现场,没有任何线索,整洁的公寓里,冯宪君穿戴整齐却姿势狼狈地趴在木板地上。周围很干净,没有打斗的痕迹,除了尸体衬衣上的大片血迹根本看不出任何不对。

  待了四个多小时,什么也没有发现,封锁现场后几人都已准备离开,叶修却说要单独留下来再看看。

  “得,这小子厉害着呢,别管他了。”方锐一边说着一边带头离开了,几人很快也相继出去了。门虚掩着,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,地板上还留着一圈粉笔描画的白痕。叶修又转了转,便出了房间,在走廊上点起一根烟。

  天黑了。

  只有烟,怎么也不会抽腻呢。

  “叶队长…晚上好啊~最近还好么?”电梯门轰隆隆的开了,一个满脸阴郁的男人,操着戏谑的口音,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。

  “阴魂不散。”叶修吐了个烟圈。

  “里面聊吧~”

  ……

  夜色里,蓝河带着口罩和鸭舌帽,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联盟公寓的楼下。现在是八点多,按理说侦查人员应该走光了,蓝河没太防备地乘上了电梯,随着“叮”的一声电梯门开,正是冯宪君居住的七层。

  门是虚掩着的,前面被警戒线封得严实,蓝河废了好大劲才钻进重围里。是的,他根本不知道叶修心里所想,什么愧疚啊担心啊根本没有想到,他加入之前叶修在电话里对喻文州说的,他都听到了,累赘一词深深地砸在他的心坎上,大晚上跑到犯案现场来,就是打算自己偷偷来查一趟,证明一下自己并没有叶修想的那么没用。

  轰。一踏进屋里,一股比警员室还要浓郁的A的味道扑面而来。叶修没看错,今天确实是他的发情期了,至于为什么没反应他也不知道。但是尽管没有夸张反应,身体却依旧比平时要敏感的多。屋里那股强势的信息素直往鼻腔里灌,只走了几步腿就软了,本就蠢蠢欲动的发情期终于是被这强烈的居家味道给刺激了。想要退出去,晚了,双腿已经不听使唤,整个人软软地倒在地板上,强烈的欲望自心底噌噌地往上窜,痉挛着颤抖着缩成一团,抖着手那么从口袋里掏出的抑制剂洒了一地,却无力拾起。

  完了。

  忽然,两个脚步声同时从不远处响起,似乎有谁在急匆匆地奔过来。

  蓝河一惊,勉强抬起头,却看到一把短刀,翻着门缝里透进的光线,直直地捅了下来。

  想叫却叫不出来,眼看刀子就到了眼前。

  “噗。”

  利刃刺破肉体的声音。

  却没有一丝痛感。温热的液体滴在脸颊上,顺着下颌留在脖子上。隐约中听到了叶修的声音,似乎在门外:“你别闹了!我跟他没有关系!”

  “为什么我就不行!!!”一个歇斯底里的叫声。

  紧接着,门外一片打斗的声音,最终有一方落荒逃走。

  有人进屋,是叶修。

  “蓝河你没事吧,张嘴吃药!”

  蓝河努力地张开嘴巴,叶修的手里捏着抑制剂的药片,连带手指一起塞进人嘴里去。

  干吞的抑制剂在舌尖上有些融化,很苦,却也让蓝河很快恢复了清醒,叶修跪在地板上,一只手搂着自己,一只手无力的垂着,鲜红的液体顺着小臂一丝丝沾染在地板上。

  “前辈!你…”

  “今天晚上看见的听见的,全部忘掉。”叶修的声音有些沙哑,“太冒失了,要不是我碰巧在,你就死在这了知道吗,他吃准了你会来。”

  蓝河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自己真是…太恶心了…那么幼稚…那么自私…

  “家在哪,我送你回去。”看见蓝河表情的僵硬,叶修结束了那个话题。

  “前辈你的手…”蓝河的声音像蚊子一样。

  “疼。”叶修坦白。蓝河的脸像要烧起来一样,不是因为发情期,只是愧疚。扯下自己的围巾给人简单包上止了血,推脱了一番,却也只好说了自家的地址。

  叶修背着他下楼,刚吃了抑制剂,身子还是软软的,没有一点力气,只能乖乖地趴在人背上。却明显感觉本来稳妥的后背,向右边偏着。羞愧的感觉盖过了发情的痛楚,想装作没有察觉到,心里却像被虫子咬了一样。

  伸出手,抚在人伤口上。

  “没事。”依旧那么淡然的声音。

  对不起…


  [TBC].

信息量很大的一章啊…叶神和某人的过去有人好奇吗…小蓝太可爱已经拉满了仇恨啊233

不如来猜猜某人是谁qwqqqqqq


评论(3)

热度(44)